時德才:癡心發明,只為工友少流汗

時德才(左)指導工人生產。記者蘆瑞瑞攝
帶式轉向裝卸機發貨前,工人進行最后調試。記者蘆瑞瑞攝

  只有小學文化的時德才,先后研發出合繩機、梳麻機,年逾七旬又發明了帶式轉向裝卸機,獲得國家專利,登上央視《我愛發明》——
癡心發明,只為工友少流汗
□本報記者王育恒蘆瑞瑞
  9月3日上午,秋高氣爽,天空湛藍。記者走進德州永泰機械電子有限公司,看到一臺起重機將一輛紅色的裝卸機高高提起,準備裝車。旁邊一位老人頭戴安全帽,肩搭白毛巾,正在指揮裝車。他就是裝卸機的發明人時德才。
  把降低工友勞動強度當作發明課題
  今年73歲的時德才只有小學文化,1964年剛進當時的德州麻紡廠時,他負責手工制作麻坯子。因為踏實肯干,他很快掌握了紡坯技術,在工友中口碑頗好。廠里購置了第一臺機械設備合繩機后,就安排他到天津華北制繩廠學習操作技術。掌握技術后,設備的維修也由他負責。
  當時合繩機只能生產直徑12至25毫米的繩子,12毫米以下的繩子還得依靠人工。他琢磨照葫蘆畫瓢,研發一臺生產細繩子的機器,徹底降低工友們的勞動強度。“會用、會修跟會制造機器之間有一條鴻溝。 ”為了跨越這條鴻溝,時德才認真觀察、總結思考,悟出了合繩機的工作原理。“合繩機上3個花籃乘著3股麻坯子,機器一轉,繩子慢慢出來。繩子出得快,花就稀,出得慢,花就密。根據這個規律,我再去看螺紋,螺紋轉一圈走一個螺距,然后根據公式計算花的稀密,繩子的粗細。 ”時德才解釋道。
  原理悟出來了,可花的稀密、傳動比、速比怎樣計算?需要用多大的齒輪?一系列問題接踵而來,讓只有小學文化的時德才兩眼一抹黑。他虛心請教當時德州市輕工業局負責機械管理的工程師,學了相關的幾何、三角公式及計算方法。但要吃透這些公式,做到運用自如,還得下一番功夫。白天忙里偷閑、晚上挑燈夜戰,不停地計算、試驗,然后推翻、重來。憑借一股子鉆勁兒,經過兩年的努力,1980年他終于制造成功。
  愛“鼓搗”的他,之后還相繼發明了紡經子機和梳麻機,使麻繩制作實現機械化,提高了工作效率。1987年,時德才被升任設備廠長。后來的10年間,廠里新進了紡紗機、軟麻機、并條機等30多臺設備,他主抓設備維修管理工作。
  靠一股犟勁兒研發三代裝卸機
  在家人、同事眼中,時德才有一股犟勁兒,近乎偏執,只要認準了就絕不放棄。“只要有一分希望,就要付出百分百努力。 ”這是他的信念。
  1998年,因所在企業經營困難,時德才租用廠里的廢舊維修車間,帶領6名困難工友(其中有兩名殘疾人)自主創業,到社會上聯系機械維修業務,逐步讓員工們的生活有了保障。
  2010年,時德才成立了德州永泰機械電子有限公司。他到德州鐵路貨場聯系業務時,看到工人正在卸水泥。他們不停地用頭拱、用肩扛著水泥袋,貓著腰一路小跑。6個工人3個多小時卸完一個車皮后,累得腰酸腿疼、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想起自己16歲干裝卸工的經歷,這份辛苦時德才感同身受。他萌生了一個念頭:發明一臺裝卸機,讓工人們徹底從重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
  于是,時德才一有時間就到貨場觀察,回來苦苦思索,一有思路就瘋狂地畫圖紙、做模型,遇到不會的,就去查各種工具書,琢磨計算公式,進行設計和實驗。反反復復用了兩年的時間,投入30多萬元定制各種配件,2012年初,第一代裝卸機終于組裝完成。
  “裝卸機的原理并不復雜,分為前后兩節,前面一節是可以水平旋轉180度的、可伸縮的輸送臂,輸送臂可直達火車車廂兩端,后面一節是普通的傳送帶。有了這個機器,工人只需在兩端作業,一端負責把貨物放到傳送帶上,另一端負責接收碼齊,大大節省了工人體力,提高裝卸效率。
  時德才帶著他的“鋼鐵威龍”來到鐵路貨場,工人們用著的確省力,但伸縮臂的伸縮和旋轉需要人工完成,位置調整費時費力,裝卸工們嫌麻煩最后棄而不用。
  這次失利讓時德才十分沮喪,“鋼鐵威龍”拆開賣了廢鐵,自己的積蓄和公司兩年的收入化為泡影,家里人也開始有了反對意見。沉寂了3個月后,時德才又開始改進。他將第一代裝卸機伸縮臂改為了電子遙控,機械助力旋轉。當他再次信心滿滿地來到鐵路貨場實驗時,裝卸過程中又頻頻出現包裝袋刮裂現象,使得工人不敢使用。
  再一次的失利,不但引起家人的強烈反對,連借錢資助他研發的兄弟姊妹們也都勸他放棄。“那么多錢都打了水漂兒,裝卸機就是個無底洞。你這么大年紀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所有親戚朋友的錢都借遍了,還執迷不悟嗎? ”一向性情溫和的七妹時德紅拍了桌子發了火。時德才嘴上沒有反駁,可心里堅信:“只要找到問題癥結對癥下藥,就一定能成功。”兄妹7人急在眼里,疼在心里,卻拗不過他。
  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地認真排查、一道工序一道工序地逐個調試。不知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反復試驗了多少次,2012年,時德才關于第三代裝卸機的改進思路越來越清晰:在前輸送臂和后輸送帶之間增加一個圓盤樞紐,邊緣增添弧形擋板,使貨物順利改變輸送方向從而避免破包現象。時德才的三代裝卸機終于在鐵路貨場大展身手,贏得認可,還獲得國家專利和北京鐵路局科技發明三等獎。
  堅信裝卸機定能贏得市場青睞
“堅持下去,就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雖然時德才的研發歷盡艱辛,臉上寫滿滄桑,但依然是少年心。
  盡管這種裝卸機工人用起來很滿意,可裝卸公司卻無權購買設備,有權購買設備的鐵路部門需要層層審批,手續極為繁瑣。 2013年到2014年,他終于贏得國家鐵道部兩個訂單,共生產了8臺裝卸機。
  正當時德才躊躇滿志,準備大干一場時,產品卻沒了銷路。兒子時健負責跑市場,市場的沉寂讓他摸不著頭腦。他通過網絡、媒體各種渠道進行產品推廣,但泥牛入海,收效甚微。
  2015年底,德州永泰機械電子有限公司遭遇了“寒冬”。好不容易呼和浩特一企業定制的裝卸機如期交貨,可該企業卻以各種理推脫,拒不付款,也不退還設備。眼看著就要過年,等著這筆貨款給工人發工資的時德才陷入絕望。“裝卸機是不是真的沒市場,我是不是應該到此為止? ”時德才第一次對自己產生懷疑。
  嚴寒一直蔓延到2016年,這一年工廠沒有接到一筆訂單,大多數工人走了,只剩下3名工人(其中包括那兩位殘疾工人)。一直神經緊繃的時健陷入悲觀抑郁的情緒難以自拔。“當時有100多萬元外債,我連跳樓的心都有了。這一年來,我只從家里往廠里貼錢,一分錢也沒往家里拿,兩個孩子的學費都交不上了。 ”時健坦言。“我堅信這個設備一定有市場,它能實實在在減輕工人勞動強度,成本比人工更合適。 ”對于時健的沉默,時德才并未發覺,他始終把心思全部放到了產品研發完善上。有時他對著圖紙、對著模型一看就是一天,不發一言。
  2016年11月,中央電視臺《我愛發明》欄目組得知時德才發明的裝卸機,通過權威專家認定后,進行了專題錄制報道。
  年底節目播出后,各種咨詢和訂貨電話紛沓而至。 2017年春,時德才一家終于等到撥云見日,感受到久違的溫暖。截至目前,公司已經接到60多筆訂單。每個訂單都是按照客戶的不同要求量身定制。時德才安排專人實地測量,然后繪制圖紙,監督生產,保證產品質量。兩年多來他沒有休過一天假,卻樂此不疲。
  千錘方成器,百載有余溫。當記者問及他有沒有退休打算時,時德才說:“現在還不行,我還有一個心愿,在裝卸機兩端安裝機械手,徹底將工人從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时时彩稳赚不赔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