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運河梁莊水驛

張明福王璇

隨著德州運河文化研究的深入,已經消失在歷史深處的梁莊水驛不斷引起我們的探討興趣。9月7日風和麗日,我們冒著秋老虎35℃高溫的余威趕到武城縣魯權屯鄉運河南岸的東、西良莊,尋找明清輝煌耀目近五百年的梁莊水驛舊址。

舊址被埋歷史深處

梁莊水驛雖在各種版本的德州志籍中多有記載,但在其可能歸屬地的恩縣、武城以及相鄰的故城縣志中卻未見記載,難道歷史上梁莊水驛沒有真實存在過?如果存在又會是在今天的什么地方?帶著這些問題,我們開始了探訪之旅。

之所以選定武城縣魯權屯鄉的東、西良莊,是因為它們所處的位置一是靠近運河,二是距德州的里程與史料記載的35公里相吻合。可是,東、西良莊在近一百多年來,因運河拓寬已經三次搬遷,最晚的一次是1957年運河改彎取直整體搬遷出河套。良莊搬出河套后分為兩個村莊,即現在的東良莊、西良莊。估計三次搬遷過程中的某一次,村莊名字由梁家莊改成了良莊。尋訪并不順利。詢問兩個村的老人,大家都知道村莊經過了三次搬遷,原來是在運河邊上,后來變為河套,那時俗稱三臺,即北臺、南臺、田家臺。老人們講,運河邊有很大的渡口,是通往故城縣城的,對于水館驛的事,從來沒有聽說過。

再查1983年編印的《山東省武城縣地名志》:“西良莊,位于滕莊公社東北5.4公里處。相傳本村居民明初從山西洪洞縣大槐樹底下遷來,當時按姓氏取名馬王莊。后來有一縣官(恩縣)在任六年,該村無盜竊亂賊之案件,感嘆曰:‘馬王莊真乃良民也’,遂改為良民莊。原在運河大堤內,與東良莊為一個行政單位。1957年遷至堤外,同時分為東西兩個行政單位,按所處方位分別取名‘東良莊’和‘西良莊’。”看來,梁莊水驛真得是被深埋進歷史深處了。

按照東良莊原支書田書奎的指引,我們駕車從東良莊村西大堤下到運河河套,穿過近一公里的玉米地和一座簡易浮橋來到故城鎮南北大街,然后沿S324回到德州。

梁莊水驛真實存在

從現有的歷史文獻來看,梁莊水驛存在的真實性不容置疑。

乾隆《德州志·建置·驛傳》載,梁莊水驛,在德州城南,水程35公里,今坐落故城縣河南梁家莊。明程春宇《士商類要》中的“水驛捷要歌”,以歌謠的形式生動記述了明末南北兩京之間的46處沿河驛站的名稱、位置和聯系,其中有“……渡口相接甲馬營,梁家莊住安德行。良店連窩新橋到,磚河驛過又乾寧……”。其中渡口驛編號為32,甲馬營水驛編號為33,梁家莊水驛編號為34,安德水驛編號為35,良店水驛編號為36。這兩段史料說明梁家莊水驛是確實存在過。再就是從里程上判斷,德州志記載,梁莊水驛在德州南35公里,西距甲馬營水驛又是35公里,也可斷定梁莊水驛就在今天的東西良莊附近。再次是從相關圖集上尋找,如清張鵬翮《治河全書·運河全圖》,位于四女寺南、甲馬營北的梁家莊驛清晰可見,彎彎的河道邊有三叢柳樹簇擁著高低不同灰黃瓦頂相間的11座建筑物,河道對面正是故城縣老縣城。經過再三推敲,現武城縣魯權屯鎮的東西良莊可以斷定就是我們要找的梁莊,其對著的運河河套就是梁莊水驛的舊址所在。

梁莊水驛設立于明永樂九年(1411),終止于清咸豐五年(1855),其存世近450年左右。

圣旨成為有力佐證

現聊城圣旨博物館內藏有乾隆十六年(1751)十一月二十五日皇帝頒給德州衛右所第八屯村李正的圣旨一道,內容是乾隆皇帝誥封鑾儀衛鑾儀使李正父母為榮祿大夫和一品夫人。李正的出仕與乾隆皇帝的這道圣旨恰是梁莊水驛存在的有力佐證。

李正出生在恩縣西北30公里衛運河邊的八屯村,緊鄰梁莊水驛。李正27歲那年,亦即康熙三十八年(1699),皇帝第二次南巡,地方文武百官都在梁莊水驛接駕,大家齊刷刷地跪在地上朝康熙叩頭。這時康熙皇帝看到后面竟有一個人站著不跪,誤認為是有人借機告狀,就讓貼身侍衛將此人帶至跟前問訊一番。侍衛將李正帶到皇帝跟前時,康熙皇帝一驚——怎么會有這么高的人?于是問他會什么本領,李正回答少時曾跟師傅練過幾天武術。康熙聽后很高興,當即決定將其帶入宮中讓其充作自己的侍衛。李正從此步入政壇。如果沒有梁莊水驛,可能李正要終老田園,乾隆的這道圣旨也不會出現。

水驛規模曾有定制

梁莊水驛的規模在德州志籍中是有明確記載的。據嘉靖《德州志·官治志》記載,梁家莊水驛在城南35公里,“驛丞馬志仁,陜西富平人,以承差(清代各部院衙門承擔書寫文稿等事的吏人總稱,亦名經承)”,但未對驛站的人員編制進行記載。萬歷、天啟《德州志》有梁莊水驛的編制數:共有人員編制455人,工資等經費6339兩。

清代梁莊水驛的經費在德州志中也有記載,如康熙時為:人員357人,用銀3857兩。乾隆七年(1742),安德水驛、良店水驛、梁莊水驛皆歸州,裁驛丞三員,其人員編制與經費再次壓縮降低。乾隆《德州志·驛政》所載梁莊水驛編制降低為:走差水夫230名,工食銀2386.9兩;供應中伙廩糧銀48.3兩。共銀2435.3兩。

通過對德州志、武城縣志、臨清州志、東昌府志以及山東通志的綜合研究發現,德州所轄梁莊水驛、安德水驛、良店水驛與直隸臨清州武城縣所屬的甲馬營水驛的人員編制與經費預算基本一致,說明統治階級當初設定水驛時不僅考慮了里程,而且其人員編制、所需經費以及建筑形式與規模均有統一規定。根據安德水驛的規模和形式推斷,梁莊水驛的大門面北,朝向運河,衙門前有一空曠廣場,其堂館形式與規模應與安德水驛基本相同。

原來屬于德州管轄

梁莊水驛之所以在恩縣、武城以及故城縣志中沒有記載的原因,竟然是它和它所在的區域原本屬于德州衛管轄,后改屬德州管轄,與相近縣衙并無關聯。這不僅有各種版本的德州志籍為證,而且從有關的一個案件的處理結果也可得到證明。

清嘉慶十九年(1814)八月二十五日,大理寺少卿、內閣學士、浙江嘉善人錢樾,因母憂回原籍守制,與家室乘船南上路過德州,來到離德州城五十里的高官廠(今達官營附近),就地方營房邊夜泊。晚上遭到六人以借盤纏為名的打劫,將船上的箱子打開,凡是值錢的東西都被拿走。錢樾報告給山東巡撫,山東巡撫又寫了奏折,嘉慶皇帝作了批示,將德州知州徐霖、參將覃廷薦、把總王慶云革職,安排錢樾就近在臨清養病。

高官廠距離德州25公里之遙,不與德州境相接,中間還夾雜著大片的恩縣地域,出了事為什么還要有德州知州出來埋單?原因在于高官廠與梁莊水驛所在的區域錯落于恩縣地界中,屬軍屯之地,其政務刑名與坐落的恩縣無關。這些軍屯之地的事務在明代以及清初,由德州衛管轄,清雍正十二年(1734)后明確歸德州管理。所以,嘉慶年間發生在看似恩縣地界的劫案,實屬德州管轄,故而出現德州知州被撤職的事件發生。當然,衛地上的梁莊水驛管理主體也就由衛指揮使變為德州知州。

蕭蕭館驛詩文尚存

有關梁莊水驛的文章雖屬鳳毛麟角,但與其有關的存世詩歌卻是不少。

明初浙江按察使僉事陳耘《曉次梁莊驛寄杜給事》:“暮發廣川城,曉次梁莊驛。揚舲溯上流,杯賢坐通夕。人生等飄塵,聚散杳無際。昨暮燈前歡,今宵道中憶。茍不盡生平,相思復何益。敧枕獨長吟,雞唱東方白。”

清雍正故城知縣蔡維義《斜陽古渡》:“卻立長堤暮色黃,蕭蕭驛館隔梁莊。日斜鳧渚漁千艇,天際燕云雁幾行。市集到來趨北岸,客程歸去入南塘。褰裳底事臨流嘆,帶水城壖一葦杭。”

故城人柴澤清《衛水飛帆》:“歷亭郭水繞清流,挽粟輸金幾度秋。過去水聲通夜靜,到來帆影半空浮。千檣帶月臨官驛,百雉參天倚市樓。知得朝宗多百派,燕南趙北近瀛洲。”柴澤清的另一首《斜陽古渡》:“清河蟠曲繞孤城,不放輿梁渡口橫。東省界邊聳古驛,北平地際近神京。杭之一葦民無息,行矣皇華使有程。莫笑篙師長鹿鹿,揮戈誰與日輪爭。”

這些詩不僅寫出梁莊水驛的位置和美妙動人的風景,同時也寫出過往官商對此處風景的留戀以及急于歸途的復雜心情。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时时彩稳赚不赔投资